东洛中央小学打开教师范大学拜望活动,关爱保
分类:教育资讯

本网讯 为了进一步加强留守儿童之家建设,真正把关爱留守儿童工作落到实处,让留守儿童过一个快乐、幸福、安全的暑假生活,及时掌握和关注那些没有去外地与父母团聚的留守学生的暑期学习和生活,近日,东洛中心小学开展了“关爱留守儿童,教师大走访”活动。

图片 1

在一天的走访活动中,各小组按照方案线路,走乡串户,对每一位留守儿童的暑期生活、学习和健康情况,做了详细了解和悉心指导,分别向他们赠送了一个书包、三本课外读物和一些文具,并对留守儿童及其监护人再次进行了防溺水、防疾病、防犯罪和交通、用电、网络等方面的安全教育与宣传。

活动在合唱《我们的歌》中结束。 叶秋云 摄

在走访活动中,我们倾听了留守儿童的心声,了解了留守儿童的想法后发现,留守儿童有太多太多的期盼,他们需要更多的情感交流,他们需要更多的关爱。

中新网福州6月2日电 “六一”国际儿童节刚过,2日,福建省民政厅在福建省少儿图书馆举办“守望成长”——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主题宣传活动,呼吁更多的社会组织和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参与到关爱保护农村留守儿童的行动中。

罗依婷:偷着打电话给妈妈

台上,来自福州市永泰县葛岭镇葛岭中心小学的两位小朋友正在诉说自己对父母的想念,他们常年与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十分渴望父母的陪伴。他们在现场呼唤“爸爸、妈妈,早点回来陪我”,台下不少观众红了眼眶。

在走访罗依婷过程中,我们都流泪了。罗依婷说,她想妈妈的时候,就给妈妈打电话,但奶奶总不让她打。

葛岭中心小学五年级学生侯铭萱告诉记者,虽然爸妈就在福建省内工作,可也只能几个月回家一次。她表示,自己偶尔有点调皮,今年的小目标就是希望爸爸妈妈回家的时候,不让他们生气。

罗依婷,今年9岁,是东洛中心小学三年级的学生。因为父母在贵州打工,罗依婷最初在贵州上学,读到了三年级。后来,父母离异,罗依婷便回到东洛中心小学继续上三年级。从此,罗依婷便与奶奶和五岁的弟弟相依为命。罗依婷告诉我们, “自从爸妈离婚后,对我的关心也少了。”说着说着,罗依婷流下了眼泪。从罗依婷忧郁的眼神里,我们觉得小姑娘心里有说不尽的苦楚。

图片 2福建省民政厅副厅长邱玮致辞。 叶秋云 摄

罗依婷的妈妈有时会从贵州来到东洛看望罗依婷。可是罗依婷却没有一次见到过妈妈。罗依婷说,每次妈妈回来的时候,家里的人就会把她藏起来,不让她与妈妈见面。“其实,我也很想妈妈。”谈到妈妈,罗依婷再次流下了泪水。刚从贵州回来时,妈妈给了她一个电话,想妈妈时,罗依婷就会打电话给妈妈。有一次被奶奶发现了,电话号码当场被奶奶撕掉了。那次,罗依婷哭得特别伤心。

葛岭中心小学五年级学生王雨轩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他的爸爸远赴上海工作,一年回家一次,他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他表示,爸爸每天八点多才吃饭,很辛苦,希望他不要那么累。“爸爸,快点回来陪陪我。”

罗依婷是个懂事的孩子。她学习成绩优秀,在班上还担任了班干部。在东洛中心小学读书期间,陈佳彦老师担任她的班主任,不仅在学习上对她特别照顾,在生活上也全力帮扶,经常送她文具盒和笔记本。

据溪西村儿童福利主任王靖夷介绍,目前,溪西村共有儿童140余名。其中,留守儿童26名,父母外出务工23名,单亲3名;中小学生6名,幼儿园学生10名,在家10名,这部分儿童基本由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照顾。

“爸爸一年才回来一次,现在唯一能够和爸爸交流的方式就是打电话。”在学校,有老师的关爱,但罗依婷还是非常想念爸爸。碰到伤心的事情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罗依婷最先想到的还是爸爸。可是奶奶一听说罗依婷要打长途电话,就不让罗依婷打,她只好偷偷跑到婶婶家去打。

王靖夷是福建省民政厅驻村干部、溪西村第一书记,回想起第一次到一户精准扶贫户家里走访的情景,颇为感慨。他说,当时看到一个4岁小女孩跟着88岁患有白内障的曾爷爷在黑暗、破旧的房子里靠墙往前走着,小女孩一直牵着曾爷爷的衣角,那情景仿佛回到了以前点煤油灯时候的样子。

下课的时候,其他同学都欢快地跑到教室外玩,而罗依婷却坐在教室里,眼睛望着窗外……

王靖夷表示,当时心里受到很大的触动。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宝贝在单亲家庭长大,爸爸又在外工作,只能跟着身患残疾的爷爷和患有疾病的曾爷爷一起生活,该为她做什么呢?王靖夷说,在他的帮助下,小女孩曾爷爷的白内障治好了,并帮助他们争取到相应的扶持与补助。

郭志雷:希望爸妈早点回来

福建省民政厅副厅长邱玮表示,儿童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做好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是各级政府肩负的重要职责。近年来,福建省建立了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出台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实施意见,部署开展“合力监护、相伴成长”关爱保护专项行动,基本上杜绝了农村留守儿童无人监护现象。

在东洛中心小学旁边,有一排居民房,10岁的郭志雷就租住在这里。郭志雷的家离学校很远,走路要两个多小时才能到,奶奶为了给他更好的上学条件就在东洛中心小学门口租了一间房子陪读。

“合力监护、相伴成长”关爱保护专项行动,由福建省民政厅牵头福建省综治办等七部门着重加强对无人监护、父母一方外出另一方无监护能力、失学辍学、无户籍农村留守儿童等重点对象的干预帮扶。截止到2017年底,福建全省有50590名农村留守儿童。其中,2218名无人监护及父或母无监护能力,全部落实监护责任;93名失学辍学儿童返学;1428名无户籍儿童落实户口登记。

租的房间面积不到十平方米,一张床和一张小桌子是房里仅有的摆设。每天一放学,郭志雷就在这个房间里做作业。然后,收拾好桌子,铺上桌布,开始吃饭。

福建省民政厅在今年6月1日至7日,在全省开展以“守望成长”为主题的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宣传周活动。

前段时间,郭志雷特别开心。妈妈从深圳赶回来,接他到深圳玩了十天。坐在火车上,小志雷总是笑个不停。这个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小男孩,看什么都觉得新鲜。在深圳的日子,和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小志雷感觉特别温馨。“从出生到现在,这是孩子和爸爸妈妈呆在一起,时间最长的一次。”奶奶告诉我们,小志雷出生不到一个月,其妈妈就将儿子放在老家给爷爷奶奶带了。

十天很快就过去了,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爸爸妈妈,你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在深圳,小志雷每天都要问同样的问题。回来的那天,小志雷躺在爸爸的怀里又问。爸爸说,不要多久,等赚够了钱就回去。火车开动的时候,小志雷从窗口看到挥手的爸爸妈妈,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李博文:我是孤独的小鸟

今年春节,是李博文和爸爸妈妈一年中唯一的团聚时光。“外婆告诉我,从出生到现在,我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到半年。”7岁的李博文说,有些时候,爸爸妈妈长什么样都有点记不清了,自己就像一只孤独的小鸟……

“暑假有很长时间,你为什么不去爸爸妈妈那里呢?”当老师问他时,李博文显得有些忧郁。“小时候,我经常吵着要找爸爸妈妈。可是后来,我再也不找了。因为我知道,爸爸妈妈在外面赚钱很辛苦。如果我去了,爸爸妈妈就没办法去上班赚钱了,而且我还要花掉他们很多钱。”多么懂事的孩子。

一个人的时候,李博文总是感到很孤独。有很多话想和爸爸妈妈说,可是总没机会。他知道,打长途电话,需要很多电话费。

据悉,该县教育局多年来非常重视留守儿童的关爱工作,争取多方面的支持,每所学校都成立了留守儿童关爱中心,配备宽带、电话、电脑等交流平台,成立亲情聊天室,建立留守儿童成长档案,为留守儿童的成长营造温暖的环境,让留守儿童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责任编辑 呢喃

本文由百胜彩票平台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东洛中央小学打开教师范大学拜望活动,关爱保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