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农村校车放入公共财政,西藏将确立制度深化
分类:中小学教育

  中新网杭州1月15日电 (记者 成效伟)浙江省代省长夏宝龙在浙江省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谈到了校车安全问题。他说,浙江要建立校车制度,强化安全管理。

  从调研情况看,我市农村地区学生接送车辆的缺口很大。

  而如何让学生乘坐安全、可靠的校车上学,则成为了此次浙江“两会”的热点话题,代表、委员们纷纷展开讨论。

  校车必须纳入社会公共服务体系,纳入公共财政,只有当校车重返了公益性质,没有牟利空间,才能真正安全起来。

  浙江省人大代表、台州温岭中学校长陈才锜为校车安全深入温岭十几所学校调研。在他看来,农村小学撤并成中心小学后,孩子们上学的路途大大增加,在农村,虽然实行了“村村通”,但公交系统依然落后于城市,所以保证农村里的孩子有校车可坐,成为了当务之急。

  两会聚焦

  浙江省政协委员、浙江大学(微博)附属中学校长张慧慧此次参会,就带来了有关校车安全问题的提案建议。她认为,校车安全问题的关键在于加强管理,“资金不是影响校车安全的最主要原因。”

  本报记者 肖虹

  “其实,对于校车,城市与乡村的需求是不同的,管理目标也应有所不同。”张慧慧提到,如今城市交通发达,学生上学路并不远,主要是搬迁的学校才有这方面需求,因此在城市中,需要解决的是校车资源合理利用的问题。而对于农村来说,乡村学校离家太远,为按时到校,学生必须早早出发跋山涉水上学,因此在乡村里,校车是应该保障的。

  近年来,不断进入公众视野的“校车”总与事故有关。今年本报“两会民意直通车”开通以来,收到读者反映最多的是校车问题,学生家长呼吁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关注校车安全。“长春连续7年没有发生学生接送车辆重大交通事故,但这并不说明长春的校车安全没有问题,更不能因此掉以轻心或存在侥幸心理。”21日,市政协委员、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副支队长田宁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田宁委员今年的提案就关注了农村中小学校车问题,“校车必须纳入社会公共服务体系,只有当校车重返公益性质,没有牟利空间,严重超载、无证运营现象才会杜绝”。

  甘连法代表认为,近几年来浙江省城乡交通事业运输扩展到幼儿学前教学接送和中小学生上下学接送服务。

  连线场外:

  “这些接送服务者出发点都是以营利为目的的,有不少营运者以非机动三轮车、电动车、小四轮、手扶拖拉机、直至各式各样的汽车装满着学生在大街小巷中横冲直撞的运营着。营运者见钱眼开,不顾学生的安全,大多数严重超载。不断的车祸,造成学生死伤事故时有发生,严重危害社会稳定和谐。”甘连法说。

  农村小学校长、家长、“黑车”司机有话说

  甘连法认为,浙江应该尽快出台《浙江省校车接送学生安全使用运行管理办法》。

  绿园区哈达小学是一所位于城乡接合部的农村学校。两会开幕前一天,记者采访了该校李长发校长。

  甘连法还详细的给记者介绍了《浙江省校车接送学生安全使用运行管理办法》。该办法内容涉及校车生产制造要定点,制造要达到标准技术要求、规格等。

  李长发:“这几天上级部门要求我们统计需要乘坐校车的学生人数,经过我们统计,全校小学加幼儿园一共300多学生,幼儿园有53人,小学有97人需要乘坐校车上下学,大概需要两台校车。其中最远的学生家在姜家店,距离学校超过2.5公里。因为检查不合格,我们学校的接送车已经停运半个多月了。车况还可以,驾驶员资质也行,主要是保险这块达不到上级要求的每座保额20万。”据了解,目前绿园区只有87中、合心小学有校车,政府给补助。

  “特别在运行中责任部门专责运送,在运行中对车辆硬性规定限载数量、考量驾驶员技术等级、年龄和驾驶资格、考核要求的审查。同时交警部门和安监、交通、教育等有关部门经常性开展学生接送车车辆管理情况和集中整治排查行动。对非法营运者要给予重罚,对造成事故者要依法负刑事责任处理都要写进校车管理条例”甘连法最后表示。(完)

  家长普遍认可校车“优先通行”,享受“特权”。

分享到:

  刘先生:“这几年私家车越来越多了,每天早晚上学放学的时候,校门口附近总是被私家车围个水泄不通,既造成了学校附近道路交通的拥堵,又给学生们的出行增添了安全隐患。我们特别希望能够有专业、安全的校车接送孩子上下学,以解决我们家长的后顾之忧。”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黑车”司机张某,在莲花山开发区劝农山镇运营一辆7座的微型车,主要用于接送附近学校上下学的学生。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张某:“超员、超载肯定有,我也知道不安全,但是没办法,我要不开,这些孩子就没法上学。我自己的孩子也坐我的车。”“车费按远近收,平均每个孩子(每月)130元左右,除去油费,也不剩啥。”“最近查得严,学校说不让超员,把我拉的学生分两批,我来回拉两趟,成本一下提高了。要不是(跟这些孩子的家长)有协议,我就不干了。”

  调研:

  10.9万农村学生“上学难”

  从全国范围来看,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随着农村义务教育布局的进一步调整,一些“村小”撤并、乡镇合并,部分农村学校的学生的上学路程变远了,但农村学校接送车辆安全管理的体系却没有建立起来。

  “11·16”甘肃正宁幼儿园班车特大交通事故发生后,我市交警部门随即开展了为期40天的校车安全专项整治行动。“整治效果非常明显,我们查扣、停运了一批不合格的学生接送车辆,但由此也带来了新问题,一些农村和城乡接合部学校的学生无车可乘了,上学更加不便。”田宁说。

  “政协会前,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黑校车’屡禁不绝?因为农村学生和家长有这方面的需求,农村学校又普遍不具备配备校车的条件,家长们只好选择合租‘黑校车’送孩子上下学。在我们查扣的不合格校车中,有用农用三轮车充当校车接送学生的,有拼装、改装微型面包车、中巴车的,在某些农村地区,这样的不合格校车甚至成为主流!加上普遍的严重超员、超载,孩子们的安全根本无法保证。”

  形成提案前,田宁委员对长春农村地区学生接送车情况进行了深入调研,掌握了翔实的资料。“从调研情况看,我市农村地区学生接送车辆的缺口很大。除城区城乡接合部、农安县和双阳区已解决了18637名学生的乘车问题外,还有约10.9万农村学生无车可乘,以40座车辆计算,我市农村学生接送车的缺口大约为2725辆。”田宁说。

  “真正的校车不应该豪华,政府能买得起”

  记者从教育部门了解到,我市现有市属以下公办学校学生接送车955辆,其中学校自购224辆,外租731辆;城区642辆,城乡结合部农村学生接送车196辆,偏远乡镇农村学生接送车117辆。

  田宁认为,让每个农村孩子都能“幸福、廉价、有尊严”地上下学,是各级政府的责任,“孩子的安全问题不能打折”。他建议,校车必须纳入社会公共服务体系,纳入公共财政,“只有当校车重返了公益性质,没有牟利空间,才能真正安全起来”。

  “首先必须明确,财政投入是解决农村校车问题的关键。”至于购买或租赁学生接送车辆所需的经费,田宁委员直言,“眼下从国家层面上都在缩减‘三公经费’,民间要求公开‘三公经费’的呼声越来越高。我们从里面拿一些,就能大大缓解农村学生上学难。”

  “当然,解决校车问题必须结合我们的国情、市情,不能完全照抄照搬国外的经验。国内有些专家提出,要让我们的学生都坐上美式校车,我个人不赞成。真正的校车不是豪华的,而应该是政府能买得起,孩子们能坐得起的。”田宁说。

  算账:

  解决农村学生乘车难需要两个亿

  经过大量调研,田宁委员认为,我市农村学生乘车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国家新的政策、法规尚未出台,学生接送车标准难以把握,还需要等待;二是符合国标的可供选择购买的车辆较少;三是长春四县(市)农村学生众多,一次性解决问题的制约性因素很多。“我了解到,目前除农安外,其他县市的公交公司都没有能力承担当地农村学生的接送任务,也没有可信赖的公司和个人愿意承接学生接送车租赁和运行的业务。农安县(学生接送车工作)虽然起步较早,但也遇到了缺少司机的情况,导致34台车难以运行,出现了一边是新购车辆闲置,一边是学生无车可乘的尴尬局面。”

  因此,田宁在提案里建议政府有关部门,应采取多种办法解决农村学生乘车难,“一次解决不了的,可以分批解决;资金不足,可以制定3年过渡期逐步解决。”

  “以德惠、九台、榆树三地为例,共需农村学校学生接送车1037辆,按40座宇通客车、每辆18.5万元计算,购置裸车费用大概需要1.92亿元,加上新车购置税及办手续所需费用,一次性购买这些车辆的投入约2.09亿元。”田宁说。

  立法保障校车投入长效机制的建立

  购买校车后,还要保证学校能养得起。对于这一点,田宁认为,财政投入是解决校车问题的关键,要想保证让财政投入校车的资金能够形成长效机制,“最终还要靠立法,通过立法来重新分配、确定财政收入在教育投资方面的比例”。

  “政府要根据不同地区学生上下学的乘车需求,区别对待,不搞‘一刀切’。不仅要考虑解决农村学生上下学乘车难和交通安全问题,还要考虑解决民办教育机构特别是民办幼儿园学生接送车安全运行和监管难的问题,加强学生接送车法制化进程,从源头上、根本上解决问题。同时应当坚持两手抓,一手抓学生接送车工作的稳步推进,一手抓学生上下学交通安全,死看死守,保证在学生接送车开通运行之前学生的人身安全。”

  同时,还可以考虑引入社会力量解决学生接送车问题。政府可在资金补助、驾驶人资格考试、车辆年检、保险费率等方面给予政策上的照顾。

  据美国校车委员会数据显示,在美国的城市和乡村,每天有大约48万辆校车,运送2600万学生往返学校和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种活动,一年运送学生100亿人次。在美国每天坐校车去学校的学生占所有中小学生总数的54%,其余的则主要是家长自己接送。

  美国交通运输委员会统计显示,平均每年只有5名学生在校车事故中死亡,而且事故都与重大灾害有关。美国百万公里事故发生率统计中,非校车的事故发生率为0.96%,而校车仅为0.01%。

  一向最讨厌特权的美国人,几十年来心甘情愿地承认并遵守着校车的特权。

  美国法律规定,在公路上随意超越校车是违法的,如果校车要停车上下学生,双向车道的所有车辆都必须停下,即使是警车和总统的车辆也不例外,绝对不允许超车,否则将是严重违章行为。“9·11”后,美国政府立法规定,任何对校车的攻击都将定为联邦罪行,要判20年至终身监禁。

分享到: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本文由百胜彩票平台发布于中小学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将农村校车放入公共财政,西藏将确立制度深化

上一篇:保持校车优先通行,公安厅举办查处 下一篇:西藏中小学每个学生平均纤维素餐标元帅拉长至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